新聞熱線:0577-88539042    監督舉報:0577-88523479
甌海黨務 甌海人大 甌海政務 甌海政協
當前位置: 您當前的位置 : 甌海新聞網  ->  文化  ->  文學  -> 正文

雨中訪澤雅古聳寨

來源:甌海新聞網   2019年09月02日

  ■周勝春 文/攝

  小說或者影視作品中,常常會出現綠林好漢或江湖人物的形象,他們身懷絕技,快意恩仇;他們占山為王,行俠仗義……他們滿足了我們所有關于江湖和武俠的想象,鑄成了一個個遙不可及的夢。在一個個江湖夢里,往往會出現各種各樣山寨,它是江湖的重要組成部分。

  在澤雅鎮古雙村,有一個叫古聳寨的南宋古山寨遺跡,為區級文保單位。關于這個古山寨,流傳著許多傳說和故事,使其蒙上了一層神秘色彩。今天的我們已經無法準確還原歷史真相,但并不妨礙我們來此一探究竟,展開天馬行空般的想象。

古聳寨遺跡

  一

  在一個夏日里,下著如春天般纏綿的雨,我踏上了尋訪山寨古跡之旅。車子經過澤雅湖盤山公路,一圈圈打著轉沿著山體如藤蔓一般纏繞的盤山公路,向上往五鳳垟方向爬登。飄渺著不大不小的雨,把遠處層疊高聳的山巒,下面通體碧透的湖水,蒙上了層層煙霧,凄美婉約在橫流蕩漾著。

  古雙村距澤雅風景區最高點出口約1000余米,一塊山腰傾斜向里呈半圓形的山坳上,五六十幢房子依勢而建,或集中或零散,高低不同,此起彼伏,參差不平。自然古樸的房子,奔流向下的溪水,層層梯田上碧綠的水稻,片片蔥籠的樹木和竹林……著實是一片世外桃源之地。

  千年歷史的古雙村默默深藏于山中,它的靜謐與詩意尤討人歡喜,其名字的由來跟古聳寨有關。古聳寨位于村子后山最高的峰頂,我在煙雨中看不清它的整體容姿。從村口遇到的村民口中獲知,整個山寨的形狀頗似日本的富士山,也頗似堆得滿滿的稻谷堆,中間圓形凸起,兩邊緩緩下降,獨聳空中,傲視四方。

  二

古道

  車子停在橫貫村落東西走向的一條新建水泥路上,從路邊堅立的標志牌來看,需要步行到達終點山寨。村民告訴我,到古聳寨有一段路是古道,沒有修成現代的游步道,兩旁的長藤青草會沾濕衣褲。我披上雨衣,冒著雨往上攀登。游行步道一米多寬,石頭壘成的古道上澆了一層水泥,古老的感覺減弱了不少。剛開始的這段兩邊是丘陵、田地,枝枝蘆蒿“蔞蒿如箸玉簪橫”,如浪花一樣飄蕩著。一路上,我“馬作的盧飛快”,腳步小心卻輕快地往上踏伸。

  雨霧越來越濃,慢慢升騰起來籠住了四周,大約在半山腰光景,我進入了古道。泥土黃、石板青、芳草碧、路亭長,心底一種莫名的感覺如同雨霧一樣慢慢在身上彌漫開來。四周白茫茫一片,人似乎浮在了蓬萊山的云端,又像是在大海的中央,依稀辨析著腳下道路的指向,心中懷著的古寨雄姿還是一成不變。

  兩邊植被越來越厚,山峰也越來越荒涼,耳畔似乎聽到了遠古的人喊馬嘶聲。石子路也越來越陡,曲度越來越大,路況也越來越差,距離目的地則是越來越近。沿著陡坡不斷往上爬,似乎鉆到了云端里,一到盡頭是另一個下降的陡坡,接著又是往上的坡度,幾個呈S形的起伏之后,終于到達了最高峰。

  三

石墻

  我見到了山寨的遺跡,在雨霧中的它“猶抱琵琶半遮面”,看不到整體的形狀,只看到留下來的殘坦斷壁,遍地荒草。從存留在圍墻上的石頭和夯筑做寨墻的泥土來看,整個寨子是用黃泥土和青石塊作為基礎夯筑而成,呈現出一塊圓形碉堡狀的土石結構建筑物遺跡,與福建的土樓有一點相似,只是里面沒有挖空。高高的寨門高達2米,寬度僅容兩個成人側身而過,兩邊均用巨石壘就,不亞于萬里長城峰火臺的風姿,一種威嚴肅穆固若金湯的感覺迎面撲來。

  整個遺跡高度達4米,四周全用石頭筑成的圍墻,一圈圍就,長約150米,圍墻也成為保存最為完整的遺跡。我鉆到寨子里去,沒看到虎嘯山林的聚義廳和一把把按次序排列的交椅,也沒看到手持長刀押著驚惶失措客商的小嘍啰和被五花大綁捆著關在后廳的壓寨夫人,只看到古石墻上細細的斑痕,從石縫里及墻角鉆出來的小草,垂掛在石頭里長出來的藤蔓上的野花,以及濃密綠蔭下面的折戟沉沙,似乎還殘留著鼓角爭鳴的當年痕跡。

  站在上面,目測寨子面積約1500平方米,整個地面都埋在萋萋芳草之中,一人多高的各種植物幾乎掩沒站在里面的我。地面凸凹不平,有的地方還聳起了小山包,有些則成了小陡坡。歲月把木頭結構的主建筑埋在土里,只在草叢中留下形狀各異、大小不一的石頭。有如石斧一般的長條石,有如獅子一般巍然聳立著的巨石,還有躺在里面的細石、鵝卵石等。里面究竟是怎樣的布局,除了這些石塊和石墻能夠反映一鱗半爪外,其他遺跡很少,致使我不得而知無法還原。從一塊塊或者一堆堆堆放零亂的石頭身上,還有附著在地上和石頭上隱隱約約黑色的塵埃,可以推測這里肯定發生過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的冷兵器時代的殘酷戰斗。從那些堆放整齊、平整砌成的石頭石堆石墻上來看,則反映了其重視和精于防備的思想戰略。由此可見,山寨所有者雖然是強盜,但絕非一般平庸流寇之輩。這里地勢險要,四周空曠,除了南側大門的下坡地勢較為緩和,另外三面均是懸崖峭壁,絕對稱得上“易守難攻”。

  上來之前,村民們告訴我,此寨距村子落差已達400余米,整個海拔已達700多米,與“甌海西藏”最高峰崎云山也只差100余米。四周飄揚的雨霧遮擋了下面遠處山巒和田園風光。村民又告訴我說,在云開霧散的時候,可以看到整個澤雅綿延的山川、平原與梯田,包括天長嶺隧道和澤雅水庫,如果天氣晴朗陽光明媚的話,還能看到江心嶼雙塔。此時我沒有了“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的豪情,卻有著“踏霧乘同歸,撼玉山上聞”的詩情。

  四

  一位叫林國良的村民說,在這個村子里,關于古聳寨始建造時間和經過,一直流傳著很多傳說。有說是建于唐末黃巢起義期間,黃巢的下屬逃到此安營扎寨打家劫舍;有說是澤雅一帶的山民,官逼民反,結伙上山建寨做起了綠林好漢,在旁邊澤雅通往古雙的一條古道上,劫富商,搶餉銀,接濟窮人;還有說法稱這個寨子建于南宋,一位外來姓陳的女子帶人建就,劫了官銀后,兵強馬壯的官兵攻破不了,后來采用山羊頭上綁著燈籠的“草船借箭”的錦囊妙計,方才破寨,將他們一窩端掉。

  關于古聳寨的傳說還很多,有幾個還涉及名人。一個是關于楊文廣站在天長嶺一箭射死寨王的故事,還有“八仙”中鐵拐李送石板做寨門的傳說,由此也使得此寨充滿著傳奇和神話色彩。

  就是因為這個古聳寨,人們將其下面的古村叫做“古雙”,因當地話里“聳”和“雙”諧音,并沿用至今。由于建寨時,山寨下面是一個大村莊,范圍大致包括澤雅未建水庫之前中心鎮澤上、澤下和外垟一帶,就將其統稱為“寨下”,后來也稱“澤下”。溫州話諧音相同,而且澤雅人大都是當時避戰亂從福建一帶遷移而來,時間上對得上號。后來,又將“寨下”之名改稱“澤雅”,并沿用至今。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以前出生的本地人,現在有的還是保持“寨下”的叫法。可見古聳寨應是澤雅之名的淵源了。

編輯: 陳奕如  

四肖三期·必出一期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