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熱線:0577-88539042    監督舉報:0577-88523479
甌海黨務 甌海人大 甌海政務 甌海政協
當前位置: 您當前的位置 : 甌海新聞網  ->  文化  ->  文學  -> 正文

劉基廟:追尋一段驚心動魄的歷史

來源:甌海新聞網   2019年08月26日

  ■陳丹 文/攝

劉基廟

  民諺有云:“三分天下諸葛亮,一統江山劉伯溫;前節軍事諸葛亮,后世軍事劉伯溫。”劉伯溫,名基,字伯溫,青田南田(今屬文成)人。他是中國古代杰出的政治家、軍事家,是明朝創立的開國元勛,被稱為“王佐”“帝師”。在民間傳說中,他比張良、諸葛亮還要神通廣大,甚至能未卜先知,洞察今古,有“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之譽。

  劉基文化影響深遠,今溫州各地多處有劉基廟,其中以文成南田和蒼南莒溪的劉基廟最為著名。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在我區仙巖街道的穗豐村里也有一座劉基廟,距今已有四百多年歷史。

  二十多年前,一個文成的同學曾帶著我去過一次南田劉基廟,除了石塊壘筑而成的圍墻還有一些印象之外,其它的記憶早就已經模糊不清。七月初的一天,我來到仙巖街道穗豐村,聽聞此地也有一座歷史悠久的劉基廟,就在村民的帶領下興致勃勃地前往參觀。

  穗豐村是一個依山伴水的美麗古村,悠悠流淌的溫瑞塘河從村中穿過,內外塘河在村邊交匯,寬闊的塘河河面上碧波蕩漾。該村村民大部分是劉基后裔。據劉氏宗譜記載,劉基之孫劉驍,字士捷,從文成南田遷居仙巖穗豐,劉氏族人在此繁衍生息至今。

  穗豐劉基廟原為劉姓宗祠,后改稱廟,祀劉基。宗祠建于明嘉靖年間,明萬歷十九年(1591年)擴建,始具規模,其后幾經重修。該廟占地面積近千平方米,坐西朝東,由前殿、后殿、左右回廊及戲臺等組成合院式建筑。前殿面闊五間,后殿面闊七間,穿斗、抬梁混合梁架,雙落翼式硬山頂。

  1987年起,劉基后裔集資對劉基廟進行修葺,于1989年完工。修建時保留了明清時期的建筑風格,換大柱14根、梁34根、斗栱31個,并將廟宇擴為兩進,門口為廟門,進去后是前院,后進為劉基宗祠正殿。穗豐劉基廟現為區級文保單位。

  我們來到劉基廟的前院,這是回廊和前殿共同圍出的一方天地。磚砌的墻和屋脊,木構的梁和柱子,灰黑色的瓦片,朱紅色的大門,屋檐下掛著的紅燈籠,還有那前殿屋脊上兩條作勢欲飛的騰龍,中國傳統建筑美感和神韻就這樣呈現在了人們眼前。前院的地面用條石鋪就,青石拱橋、假山盆景、石雕獅子分布其間,整個院落顯得整潔而又別致。

  劉基廟里有一座古戲臺,全木結構,通體呈紅色。隨著時光的流逝,古戲臺身上的朱漆已經多有脫落和斑駁,有些地方還露出木頭的原色。看著古戲臺,我不禁懷想過去劉氏族人聚此看戲的場景,仿佛聽到了這里傳出的歡笑聲。古戲臺的正前方就是正殿,三座彩塑像端坐其間,刷滿紅漆的橫梁上懸掛著一塊塊匾額,立柱上也掛滿了黑底金字的對聯……人們一走進正殿,莊嚴肅穆之感便會油然而生。

  此次劉基廟之行,讓我對劉基后裔為何遷居穗豐村產生了深厚的興趣。查看有關資料方知,這里面還有一段驚心動魄的劉氏家族逃難史。

  建文四年(1402年),“靖難之變”剛結束,朱棣登位后,對不肯合作的大臣進行大清洗,建文帝的主要謀臣黃子澄、齊泰更是被誅連九族。朱棣下旨召劉基的兒子劉璟進京任用,然而劉璟堅持“人臣事主,死而不二”稱病抗命,這讓朱棣很生氣,下令將其逮押至京。在京城大殿上,劉璟見到朱棣不稱皇上,而稱殿下,并言:“殿下百年之后也難逃一個‘篡’字。”朱棣聽后大怒,將其下獄,劉璟在獄中辮發自盡而死。消息傳回南田,劉氏一族怕大禍將至,提議讓劉璟之侄劉虒與劉璟次子劉驍攜家出逃,為劉氏家族留下血脈。他們逃難的目的地是永嘉碧蓮,距南田200多里地。

  劉虒、劉驍連夜從南田北上,從麟溪上船,經甌江到青田,順甌江口進入楠溪江,北上可直達碧蓮。但在途中,劉虒突然想到碧蓮親戚也在九族之內,恐會牽連他們,于是就在甌江口附近上岸,開荒筑屋,住了下來。為了隱匿起見,他改姓埋名,從“劉”字中取“金”,改為金姓,并把住的地方取名為金堡。劉驍先隨堂兄劉虒到金堡,后又遷居仙巖穗豐,目的是防止兄弟同罹于難。

  逃到金堡的劉虒和逃到穗豐的劉驍從此改為金姓,從建文四年(1402年)至萬歷三十六年(1608年),在這200多年間,后代一直姓金。萬歷三十六年,劉基第十三世孫劉藎臣襲封誠意伯。劉藎臣將劉虒、劉驍避難和改姓埋名的情況,據實報告給朝廷,請求讓劉虒、劉驍的子孫復姓,獲朝廷下旨,金堡、穗豐的劉基后裔才奉旨改回劉姓。

  劉基直系嫡孫劉虒、劉驍由于逃難遷移,也造成劉基后裔走出大山,來到溫州平原地帶。仙巖穗豐村是溫州地區人數較集中的劉基后裔聚居地之一,村里的劉氏族人還籌措資金興建了伯溫樓,劉基文化在這里不斷地傳承和發展,成為一張熠熠生輝的文化名片。

編輯: 陳奕如  

四肖三期·必出一期香港